欢迎访问嵩县网,今天是
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国际 > 国际

日本宫颈癌疫苗不良反应者起诉政府:一针毁一生

时间:2016-08-05  来源:腾讯网

日本宫颈癌疫苗不良反应者起诉政府:一针毁一生

日本宫颈癌疫苗不良反应者对政府和药企提起诉讼

7月27日,包括田园绘里菜在内,63名宫颈癌(HPV)疫苗的日本不良反应者分别在东京、名古屋、大阪和福冈同时集体起诉日本政府、葛兰素史克和默沙东这两家相关制药企业。

这63名原告的平均年龄为18岁。她们都是在打过1~3次疫苗后出现了不良反应。包括头疼、记忆障碍、四肢不受控制、月经异常等多种症状

打完第一针,伊藤维的左手肿得像面包;第二针随之而来的是全身的倦怠感、双脚疼;打完第3针以后,伊藤维全身开始疼痛,连路都没办法走了,最后不得不依靠轮椅才能行动

官方统计显示,日本从2009年开始在国内销售宫颈癌疫苗到2014年11月,累计338万人接种了宫颈癌疫苗。出现疑似不良反应的人数为2584人,占整体比例的0.08%

“宫颈癌疫苗不良反应者”

打完疫苗

她坐上了轮椅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独自外出。无论是上学还是去医院,都离不开母亲的陪伴。今年我已经19岁了,但却无法拥有这个阶段的正常生活——上大学、跟朋友逛街、一起开心大笑。我希望能把这些看似普通的日子还给我。”田园绘里菜当庭哭诉。

日本律师水口真寿美是原告律师团“宫颈癌疫苗药害诉讼全国律师团”的共同代表。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水口真寿美表示:这63名原告的平均年龄为18岁。她们都是在打过1~3次疫苗后出现了不良反应。包括头疼、记忆障碍、四肢不受控制、月经异常等多种症状。她们要求在每人赔偿1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95万元)的基础上,根据个人症状追加。因不断有新的受害者找到律师团,预计起诉还将追加。

东京原告团里有一位名叫伊藤维的女孩,今年刚满20岁。2010年7月第一次接种宫颈癌疫苗时,她正在读初三。她的母亲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家是所谓的‘癌症家族’,所有的人都是因癌症去世的。听别人说‘打了这种疫苗就绝对不会得癌症’,所以我马上就带着女儿去打了。”

打完第一针之后,伊藤维接受注射的左手很快就肿得像面包,且疼痛难忍。2个月之后,伊藤维又坚持打了第二针。随之而来的是全身的倦怠感、双脚疼痛。虽然心里很不安,但是想到医生嘱咐的“打完3针才有效”,伊藤维的母亲又于2011年4月带着女儿去医院打了第3针。不久以后,伊藤维的全身开始疼痛,连路都没办法走了,最后不得不依靠轮椅才能行动。在医院做CT检查的时候,医生并没有发现她的身体有何异常,认为她可能是心理上的问题。伊藤维告诉媒体:“读高中时的愿望是去海外留学,学小提琴。现在全被毁了。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我多次想过以自杀的方式结束所有的苦难。”

伊藤维的母亲哭诉道:“父母在世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在那之后,孩子又该怎么办呢?她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连最简单的工作都没法做。我们诉讼的目的是希望通过法律获得永久性援助。”

“反宫颈癌疫苗急先锋”

受害者电话上千或只是冰山一角

成都商报记者日前专门采访了日本“全国宫颈癌疫苗受害者联络会”事务局局长池田利惠女士。身为日野市议员的池田利惠被称为日本“反宫颈癌疫苗的急先锋”。

在成为议员之前,池田利惠是一名有三个孩子的专业家庭主妇。由于曾经在当地学校担任过领导,池田一直对社会民生问题非常关心。2009年日本国内发生了新型禽流感疫情,当时已经成为市议员的池田利惠在市议会上向执行部发问“为什么不马上向全民推广新型疫苗”。

池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跟疫苗有关的问题。当时以为自己很能干,没想到第二年1月就被一篇报道震惊了——《购买新型禽流感疫苗的1126亿日元打了水漂》。那篇文章让我明白,身为议员,不能再用家庭主妇的思维来思考问题。”

通过查阅大量相关资料,池田利惠终于发现问题所在:1、据说这种疫苗因为风险很大,当时在欧洲基本没有被使用;2、日本政府在没有事先派人到当地了解风险的情况下就断然进口了大批疫苗;3、实际上,新型禽流感的危害没有预料的那么大,很快就平息了。这超出了厚生劳动省的预料。

池田利惠的三个孩子中,有一个是女儿。在很多日本家长都让自己的孩子接种宫颈癌疫苗的时候,池田利惠没有跟风。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经过我自己的调查,我认为没有必要让女儿接种。首先,它并不是终身免疫的。再就是有一些资料提到过它的不良反应。”

随着身边越来越多不良反应者的出现,池田利惠开始意识到宫颈癌疫苗可能存在安全隐患,于是池田利惠决定成立“全国宫颈癌疫苗受害者联络会”事务局。

池田利惠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作为一名母亲,她们的遭遇让我心痛。”在一个专门由日本议员组成的论坛上,池田利惠以议员身份发帖呼吁关注此事。在帖子里,池田利惠写道:“从我发起成立全国宫颈癌疫苗受害者联络会以来,现在一共有335名会员,接受咨询超过了1300次。当然,这些数据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有很多不良反应者的母亲经常会在夜里给我打电话哭诉自己孩子的悲惨遭遇。”

在池田利惠的推动下,“联络会”在日本多地相继成立分会。越来越多的不良反应者站出来痛诉自己的悲惨遭遇,池田利惠还组织了受害者媒体见面会。受她的影响,日本一些律师也自发成立了“宫颈癌疫苗药害诉讼全国律师团”帮助受害者维权。久而久之,池田利惠被贴上了一个标签——日本“反宫颈癌疫苗的急先锋”。

据池田利惠介绍,由于日本政府最早引入的疫苗是葛兰素史克公司研制的“卉妍康”。从不良反应者的人数来说,接种“卉妍康”的最多。但这并不意味着默沙东“加达修”就更安全。从不良反应的比例上来看,“加达修”也不少。

官方回应

疫苗与副作用 因果关系并不明确

目前,日本厚生劳动省并未就这63名女孩的诉讼发表评论。日本厚生劳动省一直认为,到目前为止,疫苗与副作用的因果关系并不明确。一些医疗界的声音认为:“这些问题不是疫苗造成的。这些接种疫苗的少女当时处于青春期,本来就会有各种病症。”还有声音说这些不良反应者是“诈病”。

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从2009年12月开始在日本国内销售宫颈癌疫苗到2014年11月,累计338万人接种了宫颈癌疫苗。出现疑似不良反应的人数为2584人,占整体比例的0.08%。厚生劳动省负责媒体宣传的职员白石表示:“日本并没有针对疫苗设定不良反应率。无法对这一比例发表评论。”

针对诉讼一事,葛兰素史克公司表示:“(该疫苗)在临床实验上表现出很高的预防效果,我们确信其有效性高于副作用的风险。”另一家公司默沙东也表示:“从保护女性不患宫颈癌的角度看,接种很重要。”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宫颈癌疫苗在日本,

是否不够谨慎?

问题1

没有经过

国内检验

实际上,这种疫苗没有经过日本国内的临床检验,但在政客和医疗界相关人士推动下进入了日本国内”

试验还没结束

疫苗就获批

池田利惠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宫颈癌疫苗的引进问题上,日本政府采取了异常措施。”

所谓的“异常措施”,池田利惠解释说:“实际上,这种疫苗没有经过日本国内的临床检验,但在政客和医疗界相关人士推动下进入了日本国内。”根据《平成21年(2009年)8月31日厚劳省药事·食品卫生审议会医疗品第二部会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8月,本疫苗已经在包括欧洲等全球96个国家和地区得到了认可。在日本国内,没有已经获得认可的类似疫苗。作为预防宫颈癌政策的重要环节,无论是民间还是医疗界都对宫颈癌疫苗的临床使用呼声很高。因此,在厚生劳动省指导下,宫颈癌疫苗没有等到国内临床试验结束,于2007年9月26日被批准。

成都商报记者从日本厚生劳动省了解到,2015年9月的审议会上发表了一份关于日本宫颈癌疫苗接种情况的综合报告。根据该报告显示,从2009年12月宫颈癌疫苗正式进入日本国内以来,到2014年11月为止,累计共有338万日本人接种了宫颈癌疫苗。分别是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Cervarix(中文翻译为“卉妍康”或“希瑞适”)16·18型二价疫苗以及默沙东公司生产的Gardasil(中文译为“加达修”)6·11·16·18型四价疫苗。

成都商报记者还在2013年发表在日本《小儿感染免疫》杂志No.4的一篇题为《预防接种后的有害事象与不良反应》中提到:“虽然宫颈癌疫苗在欧美出现不良反应的概率要比日本低,但是考虑到欧美和日本接种对象自身的患病率,日本实际上出现不良反应的概率并不比欧美高。”

问题2

政府提供公费补贴

2009年引进这种疫苗的时候,价格非常高,基本上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直到2010年11月日本政府对接种宫颈癌疫苗提供公费补贴,接种者才在日本国内呈爆发式增长”

接种者暴增

不良反应也增多

日本批准首个宫颈癌疫苗后,媒体一直强调疫苗的好处,没有提到过它的不良反应。池田利惠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09年引进这种疫苗的时候,价格非常高,接种3次大概要5万日元,基本上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直到2010年11月日本政府对接种宫颈癌疫苗提供公费补贴,接种者才在日本国内呈爆发式增长。”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厚生劳动省已于2013年6月14日停止了对接种宫颈癌疫苗的公费补贴。

不过,包括日本产科妇人科学会、日本小儿科学会等17个日本国内医学会于今年4月联名向日本政府提出重启对宫颈癌疫苗的公费补贴。这17个医学会在联名信中写道:“疫苗的有效性已经得到承认,接种后出现的不良反应我们也制订了诊疗对策。”厚生劳动省的白石表示:“今后会重新提起审议。”

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查阅日本相关网站发现,把宫颈癌疫苗引进日本的正是今年6月15日因腐败丑闻辞职的前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舛添要一于2007年8月27日至2009年9月16日担任日本厚生劳动大臣。不过,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舛添要一在宫颈癌疫苗引进的问题上存在利益瓜葛。

更是一个科学问题

宫颈癌疫苗的安全性,

真的有问题?

不良事件不是不良反应

世卫:可防癌症而不防

才是真正的损失

在日本爆出宫颈癌疫苗不良事件受害者起诉日本政府和疫苗供应商的新闻前夕,中国内地批准了首个宫颈癌疫苗——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希瑞适(Cervarix,人乳头状瘤病毒疫苗16型和18型)。

宫颈癌疫苗的安全性,真有问题?

首先,得分清不良事件与不良反应。

不良事件,指接种疫苗后发生的健康损害或负面影响。只强调时间先后,不存在因果关系判断。不良反应,是在不良事件的基础上,经过专家诊断或鉴定,确认由疫苗导致的健康损害,包含了因果关系判断。目前,日本发生的部分接种者不良反应,只是医学上的不良事件。 全球范围内,对宫颈癌疫苗的监测从未放松过。

现用的宫颈癌疫苗,已经使用10年,全球累计接种剂次数超过2亿。如果日本发生的不良事件确实是疫苗不良反应,而其他地区并未发现类似情况,那就意味着疫苗安全性因人种而异。以往任何其他疫苗都未证实过疫苗的效果和安全性存在人种差异,难道宫颈癌疫苗会是第一个?就目前来说,还存在其他可能性。

日本在疫苗安全性问题上,出过不少状况。

1974年,日本和英国媒体报告了多例接种白百破全细胞疫苗后神经系统损害事件的新闻,导致日本儿童的白百破疫苗接种率从80%降到1976年的10%。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在2010年的调查结论是:并无证据表明百日咳全细胞疫苗可诱发大脑损害或严重的神经障碍。这等于宣布日本当年那些损害案例,其实只是巧合。

2011年3月,日本发生肺炎7价结合疫苗和流感嗜血杆菌疫苗接种后婴儿死亡事件。日本最初停用这两种疫苗,但调查未能证明疫苗与婴儿死亡有因果关系。

针对宫颈癌疫苗事件,世卫组织在2015年12月有如下阐述:

日本国家专家委员会审核病例资料后得出结论:这些症状与疫苗无关,但目前尚未就恢复推荐疫苗接种达成共识;

世卫组织疫苗安全性全球顾问委员会认为:日本停止推荐接种缺乏坚实的证据支持,安全有效的宫颈癌疫苗得不到充分利用,年轻女性原本可以预防癌症,现在却暴露于癌症的威胁,这才是真正的损失。(据参考消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评论列表(共有 0 条评论)
  • 热门排行

互联网法律法规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主办:中共嵩县县委宣传部 嵩县广播电影电视台   豫ICP备10211905号-1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03号 联系电话:13707697955

版权所有 嵩县广播电影电视台 嵩县网 Copyright@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